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唐辉德律师博客

受人之托 忠人之事 尽心尽责 诚信为本

 
 
 

日志

 
 

案例三 夫妻单方将巨额款项赠与第三者的行为全部无效  

2017-10-22 08:14:02|  分类: 深圳律协民事法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案例三 夫妻单方将巨额款项赠与第三者的行为全部无效

一、推荐理由:

夫妻单方将巨额款项赠与第三者的行为全部无效

二、案件概览及要旨:

(一)基本信息:

1、案号:(2017)苏01民终2667号

2、案由:不当得利纠纷

3、审理法院: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

(二)案情摘要:

2011年7月18日,李某、王某登记结婚。2014年初,王某与李某某相识,后发展为不正当男女关系。自2014年4月6日至2015年1月26日期间,王某多次通过其个人银行账户向李某某汇款合计12070100元;期间,李某某返还王某278000元。后李某、王某与李某某沟通无果,遂起诉要求李某某返还财产12070100元。案件审理中,李某某辩称汇款中含有王某的婚前个人财产,部分汇款为王某个人举债所得,李某、王某无权就该部分款项要求返还;且夫妻双方对共同财产享有平等的处理权,王某有权处分属于自己的财产份额即诉争款项的一半,该部分款项李某、王某亦无权要求返还。对此,王某称其向李某某的汇款即便为婚前个人财产,亦在婚后赠与了李某;李某、王某均认可举债所得的汇款为夫妻共同债务、由夫妻共同偿还,并确认所汇款项为两人的夫妻共同财产。

(三)争议焦点:

夫妻一方在婚姻存续期间,未经另一方同意,将巨额款项赠与第三者,是否应当返还。

(四)裁判要点:

夫妻共同财产制属于共同所有,在夫妻关系存续期间,财产没有份额的区分,夫妻对全部共同财产不分份额地享有所有权。夫妻一方未经另一方同意,将巨额款项赠与第三者,属于无权处分,该赠与行为应属全部无效,第三者应当予以返还。

 

特别鸣谢:本案例的编写人安洪强(工作单位:江苏省南京市玄武区人民法院)。本文为在其编写的案例上所作的引用。

三、判决书全文

 

 


江苏省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

2017)苏01民终2667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李丽飞,女,1980年12月24日生,汉族,无业,住江苏省南京市建邺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全凤,江苏诺法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李惠,女,1989年1月27日生,汉族,无业,住山东省胶州市。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王琳,男,1987年3月13日生,汉族,无业,住山东省胶州市。

两被上诉人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聂朝晖,江苏天晖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李丽飞因与被上诉人李惠、王琳不当得利纠纷一案,不服南京市玄武区人民法院(2016)苏0102民初1486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7年3月20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李丽飞的委托诉讼代理人王全凤,被上诉人李惠、王琳的共同委托代理人聂朝晖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李丽飞上诉请求:撤销一审判决,依法改判驳回被上诉人的诉讼请求。事实与理由:一审认定事实错误,王琳账户中的钱款并非被上诉人的夫妻共同财产。1.两被上诉人虽然向法庭提交了两人于2011年7月18日登记结婚的结婚证,但只能证明两人曾于该时间登记结婚的事实,不能证明其二人在此之后婚姻关系一直存续,而两被上诉人于2014年4月至2015年1月期间为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是其请求权基础;2.2014年4月至2015年1月期间为二人婚姻关系存续期间,现有证据却可以证明王琳账户中的钱款并非系夫妻共同财产:(1)王琳母亲称王琳账户中钱款为其个人所有;(2)王琳的代理人在一审中陈述1200万元中有不少是王琳通过举债的方式借来的,而王琳将借来的钱无偿赠与婚外异性而形成的债务应是王琳个人债务,此种情况进入王琳账户的钱款不能认定为夫妻共同财产;(3)王琳提供的交易明细显示其历史交易中存在大量与公司业务的往来,该卡可能是其他公司在使用,其中资金可能是其他公司的财产。

李惠、王琳辩称,1.结婚证是印证夫妻关系存续的唯一合法证件依据,被上诉人在一审中向法院提交的结婚证原件足以证明两上诉人至今均在夫妻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上诉人在一审中并没有提供相反证据证明在2014年4月至2015年1月期间两被上诉人并不存在夫妻关系;2.案涉1200万存在于以王琳为户名的银行卡中,由王琳进行处分,这本身就意味着这个钱就是王琳的,在王琳的银行卡中的钱当然就是两被上诉人的夫妻共同财产,即使王琳通过部分举债的方式借了一部分款项,他通过共同负债形成的共同财产同样是两被上诉人的共同财产;3.案涉款项中有部分是王琳举债,但举债行为发生在两被上诉人夫妻关系存续期间,该负债当然是夫妻共同负债,共同负债形成的属于夫妻共同财产;4.本案实质是李丽飞利用或虚假宣传的手段包装自己,谎称自己是电影明星,利用这种形式来诱使王琳包养自己,李丽飞的动机就有悖公序良俗,王琳并不是用于夫妻共同生活的处分巨额财产,这种处分是对夫妻共同财产的无权处分。综上,上诉人的上诉请求无任何事实法律依据,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李惠、王琳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判令:李丽飞返还财产12070100元。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2011年7月18日,李惠、王琳登记结婚。2014年初,王琳与李丽飞相识,自2014年4月6日至2015年1月26日期间,王琳通过其招商银行(卡号52×××13)、中国工商银行(卡号62×××46)等账户向李丽飞的中国工商银行(卡号62×××15)、中国建设银行(卡号48×××28)、招商银行(卡号62×××35)等账户汇款合计12070100元。庭审中,李惠、王琳述称王琳银行账户中的款项均是李惠、王琳的夫妻共同财产,即便其中有部分款项是王琳的婚前个人财产,王琳亦表示该部分财产在婚后转为李惠、王琳的夫妻共同财产。

另查明,李丽飞分别于2014年8月20日、同年12月31日、2015年6月2日、通过其中国工商银行(卡号62×××15)账户向王琳的中国工商银行(卡号62×××46)账户汇款7万元、6.8万元、3.8万元。2015年6月2日,李丽飞向王琳的招商银行(卡号52×××13)账户转账1.2万元。2015年7月27日,李丽飞委托案外人李岩向王琳的账户(卡号43×××50)汇款9万元。

一审法院认为,王琳通过其个人银行账户向李丽飞的汇款行为发生在李惠、王琳夫妻关系存续期间;即便王琳给李丽飞的部分汇款原系其婚前个人财产,根据李惠、王琳在庭审中的陈述,王琳亦在婚后将有关财产赠与了李惠,该赠与行为合法有效,相应的财产应作为李惠、王琳的夫妻共同财产;李丽飞并未提供相反的证据证明王琳的汇款系与李惠无关的个人财产。因此,本案中王琳支付给李丽飞的款项应当视为李惠、王琳的夫妻共同财产。

夫或妻对夫妻共同所有的财产,有平等的处理权。因日常生活需要而处理夫妻共同财产的,任何一方均有权决定。夫或妻非因日常生活需要对夫妻共同财产做重要处理决定,夫妻双方应当平等协商,取得一致意见。王琳在李惠不知情的情况下,单独将巨额夫妻共同财产赠与李丽飞,超出日常生活需要对夫妻共同财产进行处分,是一种无权处分行为,事后亦未得到李惠的追认,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一条的规定,王琳对李丽飞的赠与行为应属无效。

夫妻对共同财产享有平等的处理权,并不意味着夫妻各自对共同财产享有一半的处分权。夫妻共同财产是基于法律的规定,因夫妻关系的存在而产生的。在夫妻双方未选择其他财产制的情形下,夫妻对共同财产形成共同共有,而非按份共有。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共同财产应作为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夫妻对全部共同财产不分份额地共同享有所有权,夫妻双方无法对共同财产划分个人份额,在没有重大理由时也无权于共有期间请求分割共同财产。因此,夫妻一方擅自将共同财产赠与他人的赠与行为应属全部无效。

综上,王琳对李丽飞的款项赠与行为全部无效,且李丽飞取得诉争款项没有其他合法根据,故应将取得的财产返还李惠、王琳。李丽飞辩称为王琳消费支出了89万元,因其举证的消费凭证等证据与王琳并无直接的关联性,李惠、王琳亦不予认可,故法院不予采信。经核算,扣除李丽飞已经返还王琳的27.8万元(7万元+6.8万元+3.8万元+1.2万元+9万元)之外,李丽飞仍应返还李惠、王琳11792100元。此外,王琳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与李丽飞交往,违反了对李惠的夫妻忠诚义务,其行为应当予以谴责;而李丽飞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收取王琳的异常汇款后消费无度,理应对自身行为承担相应的责任。

一审法院判决:李丽飞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返还李惠、王琳11792100元。

本院经审理查明,一审法院查明的事实属实,本院予以确认。

二审中,经上诉人李丽飞申请,本院于2017年5月23日依法至山东省胶州市民政局和山东省胶州市公安局三里河派出所调查被上诉人王琳、李惠的婚姻和户籍状况。胶州市民政局婚姻登记处出具书面证明,内容为:“经查阅我婚姻登记机关从2011年7月18日至今的婚姻登记档案,王琳()与李惠()于2011年7月18日在我处办理了结婚登记,登记证字号为J370281-2011-003678”;三里河派出所出具户籍证明,内容为:“兹证明我辖区山东省胶州市北京东路548号4号楼2单元1701户王琳同志的家庭成员共2人,户主王琳()、妻李惠()”。双方当事人对上述证据真实性均无异议。

经当事人确认,本案二审争议焦点为,王琳对于汇给李丽飞的12070100元是否具有处分权。

关于该争议焦点,上诉人主张依照被上诉人在一审中的陈述,案涉款项中有部分是王琳通过举债所得,而该举债未用于夫妻共同生活,应当认定为王琳的个人债务,故该部分款项不应当是夫妻共同财产。对此,本院认为,本案中被上诉人诉称的部分款项为举债所得,但未明确具体数额,而且此举债是王琳与李惠婚姻关系存续期间的举债,两被上诉人在庭审中亦认可该部分举债系夫妻共同债务,由夫妻共同偿还。因此,对上诉人所称部分款项应认定为王琳个人债务的主张,因证据不足,本院不予采信。两被上诉人于2011年7月18日登记结婚,案涉12070100元汇款发生于两被上诉人的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且款项均从王琳名下的银行卡中汇出,两被上诉人均认可该款项为夫妻共同财产。本院认为,两被上诉人对于案涉12070100元为夫妻共同财产的主张并不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的相关规定,应予以确认。夫妻共同财产制属于共同共有,夫妻双方对共同财产共同、平等地享有所有权和处理权,非因日常生活需要对夫妻共同财产做重要处理决定,夫妻双方应平等协商,取得一致意见。夫妻共同共有基于夫妻关系产生,在夫妻关系存续期间,财产没有份额的区分,夫妻对全部共同财产不分份额地共同享有所有权。本案中,被上诉人王琳在9个月左右的时间内向上诉人李丽飞转账汇款12070100元,属于非因日常生活需要对夫妻共同财产所做的重要处理,应当取得被上诉人李惠的同意或经李惠的事后追认,方能成立有效的赠与。因王琳系在未取得李惠同意的情况下汇款,且事后未得到李惠的追认,故王琳对该部分夫妻共同财产的处分行为无效。故一审法院在将案涉12070100元扣除李丽飞已返还给王琳的278000元后,余款11792100元判决由李丽飞返还给李惠和王琳适当,本院依法予以确认。

综上,李丽飞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依法应予驳回。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本院予以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96920元,由上诉人李丽飞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何建华

审 判 员  钱发洪

代理审判员  张林球

 

二〇一七年六月二日

书 记 员  查菲菲

第2期

  评论这张
 
阅读(17)|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